2019虎博城_雲兒和小河


天上的雲兒願爲一條小河;

地上的小河願爲一朵雲兒。

微風徐徐,雲兒靜靜地遙望著美麗的大地,沐浴著太陽溫暖的教誨,感受那千百年的滄海桑田;點點星火,又聽著月亮古老而神奇的故事醉入夢鄉。可是,慢慢長大了的雲兒有了自己的煩惱。

2019虎博城厭倦了這安逸的生活,比起那刺激、冒險的精彩生命,它是多麽地平淡無味。雲兒哀歎。

小河每天奔騰不息向海流。遇到峭岩險阻,它別無退路,縱使粉身碎骨也得迎面而上;帶著還未忘卻的疼痛,它淌過細細平沙,多想欣賞這夾岸桃花,在花香鳥語中甜甜地憩息,而身後那股莫名的神力仍催逼著它前進,前進。漸漸地,小河累了。

爲什麽酣眠于我竟是如此地奢侈?爲什麽我不能將這壯麗的山河盡收眼底?爲什麽我不能享受那溫馨而和諧的生活?小河抱怨。

“小河呀,我真向往你闖蕩的經曆!”雲兒對小河喊道。

“雲兒呀,我才羨慕你舒適的生活呢!”小河回答。

“那咱們換個位置吧!”這一句,異口同聲。

雲兒化作蓬蓬雨點,彙聚成小河;小河隨著蒙蒙的水氣,凝成了雲朵。

成了小河的雲兒奮力向前奔流,卻發現習慣了冷靜觀察與思考的自己,不太適應這一路顛簸;成了雲朵的小河飽餐秀色,卻按捺不住心中那股搏擊巨岩的渴望。它們發現,原來,對方的位置並不合適自己。

“咱們還是換回來吧!”又一次異口同聲。

雲兒又成了雲兒,它沉思著它所關注的一切;小河又做回小河,它享受著它所遭遇的全部。

這是我的位置。也曾經曆電閃雷鳴,也曾直面飓風驟起,我不都經受住了那關于意志的考驗?能攏起巨大的雲幕,給衆生以蔭蔽;也能撒下甘露,澆灌那幹涸的土地,這是多麽幸福的生活……迎著清風,雲兒微笑起來。

我的位置在這兒。永不停息的奔流是我所追求的生命體驗。或許前方的視野不那麽開闊,但川流不息,腳步也曾經過青山,踏過綠谷,灌溉過夾岸的桃花,在身後留下一片片郁郁蔥蔥……伴著嘹亮的歌聲,小河繼續前行。

雲兒爲自己是一朵雲兒而驕傲;

小河爲自己是一條小河而自豪。

正如雲兒和小河,人生本就有個屬于自己的位置。不必怨天尤人,不應自視渺小,在各自的位置上奮發努力,價值也就孕育其中。當然,明確了位置的價值,也不該就此拘泥自封,而應堅持不懈地拼搏進取,直到夢想的巅峰。

  某年某月某日。天堂書屋。

  青衣青卷青燈,關雲長正襟讀《春秋》,忽見孔子踱來,慌忙拜倒:“先生所編《春秋》瞿冠古今,铄灼千秋,真乃字字珠玑,句句精辟。只是後生有一事不明:我屢按《春秋》行事,不敢稍違,何故時時碰壁?”

  孔子輕輕一笑道:“盡信書不如無書。《春秋》畢竟爲我一家之言,豈能至善至美?雲長文韬武略,曠世奇才,凡事須有主見,相信自己,且莫一味聽取他人意見。”

  “先生此言差矣!”

  馬稷不知何時闖進屋來:“想我當年若聽王平之言,何致失守街亭,千古遺憾!人莫要盡信自己,須廣聽谏言,多聽他人意見。”

  “‘事不目見耳聞,而臆斷其有無,可乎?’黃庭堅乃是那般懶洋洋,想我好友蘇東坡,若只聽他人之言,而不信自己之才,則何得《石鍾山記》?依我之見,自信爲先!”

  “魯直之言,平不敢苟同!”一個蒼老的聲音從屋角傳出,衆人無不起敬,只見屈原緩緩來到衆人前,“滔滔汨羅江水,悠悠已是千年。千年前郢城裏,懷王狂妄,不聽老夫之言。一朝身死國滅,郢城並入秦界。此可謂閉目塞聽之過也!”

  謝玄仍那般矯健,疾步過來,向屈原拜道:“前輩之苦,晚生亦恨,而前輩之言,晚生不然。大千世界,芸芸衆生,衆口紛纭,百家之言。一人雖微,何以立足?一事雖小,何以納言?激流之中,自身方最牢;百家爭鳴,須聽己一言。萬般品質,自信猶可貴;千股洪流,顧己方爲先。”

  “諸位聽2019虎博城一言!”此言一處,原本喧鬧的天堂書屋霎時靜寂,只見顧炎武起身正色,對衆人言道:“自信誠可貴,納言不爲過。大凡聖賢之人,無一不知人納谏。古往今來,秦皇漢武,唐宗宋祖,千古帝王,一代名君,何以成就一代偉業?何以逐鹿問鼎中原?原因無非有二,其一,自信果斷,剛毅不亂;其二,虛懷若谷,善聽谏言。有自信而閉目塞聽,則爲狂妄自大,盡信他言而沒有主見,勢必處處受絆,稍有不慎,即爲千古之憾。古曰,君子處世,當有自信,又不排斥群言。既相信自己,又要善聽正確意見!諸位意下如何?”

  衆人連連歎服,關雲長心中釋然,天堂書屋記下了群賢精辟之言。


2001